2014年1月28日 星期二

《來自新世界》觀後感

《來自新世界》是是由貴志祐介用了四年來構思的科幻小說,於2008年取得第29回日本SF大賞。內容是一個以「現代」作為故事的「歷史背景」,描述一個以「咒力」構成的社會體系中五名年輕男女的生路歷程。其動畫版於2012年九月播出,共二十五話,由動畫公司A-1 Pictures製作。


(警告:以下內容涉及劇透)



我個人是看了動畫版,原作並無機會接觸。因此以下的感想將會以動畫版為基準。
光是看動畫的開頭,就會覺得故事與「科幻」二字八竿子打不著。和式的建築、幾百年前的科技水平,以及彷彿跟魔法無異的「咒力」。與其說是科幻故事不如說是幻想或者奇幻故事。

可是這其實是作者刻意營造的一個佈局。故事發生在距今一千年後,世界會變得看似十分「落後」,是因為當時的人類已經不再需要太前衛的科技,無論是電力甚至是精密的電子器材都能夠用「咒力」去一一解決。

「咒力」的運用
所謂的「咒力」聽起來是近乎萬能的力量,事實上它其實只是「思想驅動物理世界」的一種很單純的現象、一種超能力。可是只要處理得置,它的確能夠代替電力、電腦、齒輪等等,甚至在「基因工程」上也能夠取代精密的儀器空手進行操作。類似形式的能力活用有《X-Men》的靈鳥(Jane Grey)、《魔法禁書目錄》的一方通行(雖然外掛很大)等等。

《來自新世界》與以上兩者不同,它不但假設有人擁有這種超能力,更加去假設人人都擁有這種超能力,並令「咒力」演變成這群超能力者主要的「社會工具」。課程的設計、思想框架、政府結構等等都以此為基準。而每個人所擅長的「咒力」就像現代多元社會(自稱)那樣擁有很多不同的種類,例如「諸加於自己身上的咒力」、「精密而複雜的咒力」、「威力大的咒力」等等。作者很清楚我們製造的「工具」向來都是為了用來完成超出我們四肢極限的工作、或者是更高效地完成工作,實際上它們都是屬於物理層面的東西(Issue)。假若物理本身能夠隨心所欲的加以操縱,無疑會對「科技崇拜」的思維造成衝擊和變革。

除此之外,「咒力」還被用作解釋故事出現一切神怪現象的萬能解釋。例如世上出現本不存在的生物是由「咒力」操縱基因和環境出現;能夠與死人對話是由於死者咒力仍留有殘渣;人會失憶是因為大腦被他人以「咒力」干擾過之類;人過了幾百年仍然能保持青春是因為「咒力」修改了「死亡基因」。

社會體制
「咒力」可以支撐社會,同時亦可以摧毀社會。因此對「咒力」的管理就成為了《來自新世界》中政府機構的主要工作。其中的方案有:
-          運用「咒力」,將抵制能量的「攻擊抑制」以及殺人之後會將兇手置於死地的「愧死機構」的基因植入人們的體內
-          以催眠術製作出「真言」作為一個人「咒力」的「總開關」,關掉了就無法使用「咒力」
-          製造出消滅危險因子(「咒力」可能會失控的人類)用的異獸貓騙
並將一切技術保密。

另外,該社會對於「倫理」的理解遠比現代開放,除了「咒力」的運用之外,基本上就是完全自由的。整個村落的一倚賴「咒力」,一旦「咒力」的使用受到限制,一個人做什麼都不會對社會造成太大的影響。因此,村落甚至推崇自由戀愛。這使得《來自新世界》的五名主角中可以同時出現男配女(BG)、男配男(BL)和女配女(GL)的戀愛形式。這是因為「咒力」其實是「心靈的力量」,保持著心靈「健康」是阻止「咒力」失控的其中一個方法,於是社會對各種「減壓方式」緘默不語。由於不能讓村民覺得自己被管制太多,因此政府和法制實際上沒有任何表示,那是一種被動的表示,並非准許,而是「不理會」。

陰謀論
根據一千年前留下的人工生命體「國立國會圖書館自走型情報終端」的論述,「咒力」是基於超心理學實驗於世上急速擴展,令世界出現5%的人品擁有這種能力。但由於最強大的「咒力」威脅甚至超越核武器,這個人口佔有率已經足以令現代社會體制的崩壞。世界經過一個黑暗時期才逐漸重組出一個個小規模的社會。

超心理學已被大部分人視為「邪門歪道」,只是狂熱份子執迷不悟的「偽科學」。不過假設這類研究真的成功,就像P/NP問題的解答會使現存密碼演算法全部無效(金融貿易會崩潰)、AI能夠完全模仿人類的行為一樣,超心理學的有效性能將以唯物主義建立起來的體系徹底顛覆。

而當年的混沌期,沒有「咒力」的人類對抗PK能力者的其中一個手段,在文獻上被稱為「精神風暴」。事實上它是幾年前作為恐怖份子的武器而盛名的炭疽桿菌(Bacillus anthracis)。

除此之外還有幾個方面的背景,都是基於我們這些現代居民熟耳能悉、只要Google一下便能隨便找到、「普通名詞」。它們經過時間和對文獻理解時出現的「變質」,對於《來自新世界》的人物來說都是很新奇的事物。作者清楚地拿捏到「現代的讀者」和「未來的人物」的理解落差和思考框架,寫出「對讀者很好懂而對人物很新鮮」的故事背景。

主要反派:化鼠斯奎拉
化鼠是《來自新世界》的特殊生物,據稱是由基因改造之下的生物。牠們視擁有「咒力」的人類為神明。有著像螞蟻一樣以「女王」為社會中心,並擁有與人類相似的智力。而斯奎拉就是當中其中一個化鼠部落的翻譯官。

第一次看到斯奎拉這頭化鼠時,我就覺得牠絕對不是什麼正經的角色。投機取巧、能屈能伸、話語模稜兩可,是滿腦子鬼主意的「人」才會擁有的性格。斯奎拉運用其語言上的天賦,將古時人類留下來的文獻進行解讀,並取得了一定限度的科技,將它運用於部落的生活上。不止如此,牠還推翻了以女王為本的原版社會,建立起功能主義的體制,將女王當成是繁殖後代的工具、製造出武器和工業。並想以科技作為反擊人類的力量。

斯奎拉這種反抗,彷彿就是沒有任何特殊能力的普通人奮起反抗「咒力」擁有者的霸權。而故事最終亦揭示了一個事實:化鼠的染色體數量跟人類一樣為二十三條。換言之化鼠的前身很有可能是人類。因此這場戰爭或許不是「像」,而是「根本就是」新舊人類間的戰鬥。

感想
《來自新世界》將每一個元素都進行了很大限度的發揮,不枉是貴志祐介花費了四年的力作。當中同時涵蘊了宏觀和微觀的「人類議題」,前者有官僚、思想主流、專制、保密主義等等;後者有生活習慣、對社會的心理、權威主義、愛情觀、生存遊戲。而且將「咒力」運用得極為徹底,加上流暢而密實的故事層次,整體上可謂無可挑剔。

不過對我來說,我覺得《來自新世界》不知道是動畫篇幅還是作者的習慣,感覺一切「解釋」都被過份簡化。用一句「社會崩壞」解釋了一千年前的劇變,沒提到PK能力者有沒有、如何組織起來,人類社會的不同對應;在沒見過真正的蓑白的情況下,就跑出了一隻「擬蓑白」,然後自稱是「國立國會圖書館自走型情報終端」;斯奎拉的古化文獻來源至今仍未有解釋,只是一句他拿到了就沒再說下去;「精神風暴」會在東京的原因就一句「美國政府放過去的」(而且不知為何只有一瓶)。令一切看起來都僅是「剛好說得通」,而且沒有加以修飾,製造不到「啊,原來如此!」的感覺,每次都只是「啊,是嗎?」而已,使得《來自新世界》雖然事實上很有層次,層次感卻模糊不清。

除此之外,雖然《來自新世界》幾乎沒有任何普通動畫或者故事的王道展開,可是當中的套路卻並不新鮮,它就像在100部一般作品中分別抽取1%的冷門元素組合在一起。層次感的「感」的不足,以及沒有新鮮感的冷門,使得它雖創新卻欠缺突破性。最終,對合口味的觀眾來說它相當吸引,但既無法製造話題性,亦無法做成思想衝擊。

此作動畫的藍光碟銷量低下,A-1 Pictures已經無法用它來賺錢。其實從各方面看來,《來自新世界》本來就無法在動漫界上製造商業上的利潤。不過我很佩服公司不往錢看,將這部佳作做出來讓更多人有機會欣賞,而且作畫以外的製作都相當精良,配樂和氣氛都十分完美。對我而言神不起來,但要問我它是否值得看,那答案是肯定的。

2 則留言:

  1. 動畫少了很多內容
    補小說版吧=w=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你是香港人吧?
      獨步已經上市了喔~
      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653531

      刪除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