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5月10日 星期二

寫小說最重要是規劃和品牌經營——專訪待囚香港推理作家子謙


子謙是一九九四年出生的香港推理作家。著作有《人間百詭》(天行者出版)、《阿帕忒遊戲》(要有光)、《殺人的原點》(鏡文學)、《昨天的我,被前女友禁錮》(鏡文學)、《少年L姦殺事件》、《人間百詭II》(天行者出版)等。其中《人間百詭》獲得台灣推理作家林斯諺推薦、《阿帕忒遊戲》入圍第六屆金車.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複選,《殺人的原點》亦在二零一八年入圍鏡文學影視小說大獎決選。

子謙近年主要創作活動為在Instagram延續《人間百詭》系列,圖文並茂地發表「扭橋」式極短篇小說。他巧妙利用Instagram的傳播生態,成功吸引大量讀者。他於二零一九年反修例運動中被捕,更被控暴動罪。經過兩年多的保釋期,子謙今年四月於網上宣佈將會認罪,目前等待判刑,估計要面臨三年左右的監禁。

 

2022年4月28日 星期四

淺介台灣推理文學「備註」史

 

在台灣,「推理小說」一名詞經已耳熟能詳。除了持續大量引入如東野圭吾、史蒂夫.卡瓦納(Steve Cavanagh)等外國知名作家的翻譯作品時,出版資訊上會被歸類為「推理小說」,並會找來推理作家、推理評論家或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等人掛名推薦之外,台灣的本土推理作品亦越來越多,並且在近年睦續取得一些國際成就,譬如天地無限的《第四名被害者》改編成影集並登陸Netflix,而張國立的《炒飯狙擊手》已被翻譯成多國語言。可見推理文學在台灣已確立完整的文體秩序,並往多元化方向前進。


2021年10月8日 星期五

第十九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得獎感言


 我首次參加徵文獎其實是第十四屆(2015/6年),投稿作品〈S.T.E.P. Recursion〉是陳浩基和寵物先生的作品《S.T.E.P.》的二次創作。它最終在準決選因為技術性犯規遭到淘汰。如今看來,那次投稿無疑是魯莽至極的舉動。然而它卻為我帶來意料之外的驚喜:《S.T.E.P.》原作者之一的陳浩基也在準決選評審之列。縱使他同意要淘汰拙作,但同時也表明十分喜愛它。倘若當時沒有他鼓勵,我可能已經放棄繼續創作推理小說。

2020年6月13日 星期六

怪物的虛構迴路 - - 以《屍人莊殺人事件》為例


 當今談及「創意」,也許跟從前不太一樣。從前的「創意」是創造出不曾存在的新事物;今天的「創意」,則很可能是將現有事物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組合。

2020年4月25日 星期六

太多「不解釋」:雜談《PSYCHO-PASS 3》



我幾年前寫了一篇《PSYCHO-PASS 2》的文章。一年之後,我又寫了一篇《劇場版PSYCHO-PASS》的文章。現在《PSYCHO-PASS 3》和《First Inspector》都已經完結,不寫似乎說不過去(雖然去年三部劇場版《Sinners of the System》已經沒寫,但它們實在沒有可寫之處)。

2020年2月29日 星期六

線索的結界:論推理小說的封閉形式



有限與微小的包圍網

日本本格推理繼承了歐美偵探小說黃金時期(1920–1940s)立下的規範,追求作者和讀者的公平角力。儘管范.達因(S. S. Van Dine)提出的「偵探小說二十法則」(Twenty Rules for Writing Detective Stories)與隆納德.諾克斯(Ronald Knox)提出的「偵查十誡」(Ten Commandments of Detection)都有多項規條不再適用(例如指故事不得存在中國人),但是兩組規範的第一條分別表明「必須明確、公正的將所有線索呈現給偵探與讀者」以及「兇手須在故事前半段(解謎前)亮相」,這些準則至今仍是評價一部推理小說好壞的有效標準。

2020年2月22日 星期六

一個推理作者的《五等分的花嫁》雜談


 以推理作者的身份閱讀《五等分的花嫁》原本並沒有特殊意義。不過無論日本還是中文圈,都由於讀者之間「猜新娘」(炒股)的活動非常活躍,而出現「《五等分》究竟是不是推理漫畫?」的討論。例如有人問「島田莊司會怎麼詮釋五等分?」,有人以超長文章進行探討,甚至出現「《五等分》由中段開始就推理作品失格!」等的極端觀點。這使得寫過一些推理小說的我忍不住湊湊熱鬧。以下是個人覺得《五等分》值得一提的幾點。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